记得某天晚上手机响了无数遍都不敢接,也不想接。又怕出什么事还是接了。电话里满嘴脏话,讲话的口气还那么讨厌,虽然相隔很远,但我仍然能闻到那种令人作呕的烟酒混杂的味道,听到最清晰的一句话就是:我跟你哥断绝父子关系了,以后老家那块地给你叔家的儿子盖房。你哥什么也别想得到!***

没想什么,挂了电话,打给哥哥,响了好久没人接,又打给表哥,表哥告诉我,他父子俩又打架了,这次更严重,听的我有说不出的心疼,心疼我哥是不是又受伤了,心疼嫂子,心疼小侄儿…

评论(1)

© 街边的流浪狗 | Powered by LOFTER